羊城晚報記者 豐西西
  15日23時30分許,廣州市紅十字會醫院已經恢復平靜。收治傷員的8號樓一樓大廳內,所有電梯門口都站著安保人員。不少附近街道辦事處的工作人員也送來了為家屬和醫生們準備的水、乾糧等。只是,來往的每一個人臉上都神情凝重,誰也沒有刻意討論發生了什麼。唯有醫護人員匆忙的身影,時刻提醒著人們,這將是一個不眠夜。
  一場永難忘懷的噩夢
  22歲女孩小薛從未想過,這樣一個無比尋常的夏夜,那趟經常乘坐的301路公交車,將成為她永難忘懷的噩夢。也許,她寧願這隻是一場夢。可右腿上兩道傷口一定會讓她回想起,這個晚上發生的一切。
  0時15分許,記者在廣州市紅十字會醫院8號樓一樓大廳內見到了這位學生打扮的女孩。她在一位女警的護送下抵達醫院。從傷情上看,與其他被送往紅會醫院的傷者相比,小薛是幸運的,她只是輕微地傷及右腿,只需簡單包扎敷藥。可這一場劫難所帶來的恐懼,卻是相同的。至此時,離301路公交車起火事件已過去近5個小時,可年輕女孩依舊驚魂未定,她的眼裡噙滿淚水,一言不發,滿臉驚恐。在朋友的不斷寬慰下,心情稍稍平復,但仍不願與陌生人說話。
  就在小薛去包扎傷口時,一輛又一輛救護車開至8號樓門口。記者留意到,16日0時至0時30分許,共有5名傷員從市內各大醫院轉來。截至16日1時許,紅會醫院共接收8名住院病人。
  一對剛剛抵達的夫妻
  與小薛幾乎同時到達醫院的還有風塵僕僕的馬佳夫婦,接到醫院的電話後,夫妻倆連忙從佛山趕過來。剛剛走到電梯門口,這個38歲的女人幾乎已經站不穩了,“我的哥哥和嫂子怎麼樣了……”她滿眼淚水,不斷重覆著這句話。和其他傷者的家屬一樣,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,馬佳和丈夫到7樓的燒傷科ICU見到了自己的親人。
  約半小時後,馬佳下樓,情緒幾近崩潰,需要工作人員的攙扶。她的丈夫還留在樓上辦手續。“哥哥就躺在那裡,只喊疼,據說是70%的燒傷,嫂子可能更嚴重。”早已泣不成聲的馬佳斷斷續續地說著,“哥哥和嫂子今天剛剛從湖南老家回來,沒想到……”
  馬佳是婁底雙峰人,哥哥老馬比她大五歲,一直以來,哥哥都與她一同在佛山打工。嫂子阿朱則在廣州番禺區的一個船廠做事,儘管分隔兩地,但夫妻倆感情很好,哥哥經常到廣州來看嫂子。老馬和阿朱有一兒一女,女兒今年20歲,兒子才8歲,一家人過著清貧日子,卻也有滋有味。7月1日,寶貝兒子放暑假了,老馬和阿朱回了一趟雙峰老家,在家裡就商量好了,老馬到廣州重新找工作,夫妻倆今後都在廣州打工,不再分隔兩地了。
  在家待了半個月後,兩人回到廣州,坐上了那趟平時常坐的301路公交車,不料卻遭遇不幸。“他們才剛剛回來啊……”說起哥嫂,無助的妹妹已哭腫雙眼,她不敢將噩耗告訴年邁的父母,只能偷偷地給侄女打了電話。截至記者發稿時,老馬的女兒仍在趕往醫院的路上。
  16日2時許,馬佳和丈夫被工作人員安排到附近的酒店休息。離開時,這個滿臉淚痕的女人不斷回頭,看著這棟燈火通明的大樓,眼裡滿是擔憂。和所有守候在這裡的人一樣,這一夜,她註定未眠。
  (應採訪對象要求,文中皆為化名)
  豐西西  (原標題:這一夜,註定未眠)
創作者介紹

香港歌手

cg02cgfsa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